专家:解决虚开骗税案频发需多方努力

2017-11-17 02:10

  近日,在协调下,广东省组织警力展开“飓风38号”打击虚开骗税犯罪系列专案收网行动,共破获案件10余,抓获犯罪嫌疑人80余名,初步统计涉案金额110余亿元,涉案金额之庞大引发极大关注。

  究竟何为虚开骗税?为何虚开骗税案高发、多发?该如何解决这种情况?为此,《财会信报》记者采访了资深先生。

  今年年初,广东省佛山市与佛山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联合开展数据排查时发现,嫌疑人范某某涉嫌控制佛山市某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等多家空壳公司,以“空壳公司相互之间对开专用”或“向其他省内外公司购买”的方式取得进项后,向广东省内多地及上海湖南等地公司大量虚开专用,涉案企业多达230余家,涉案资金高达51亿元。同时,茂名汕头东莞等地警方相继发现多条重大虚开专用犯罪线索,相关账户资金往来异常,金额巨大。

  相关线索后,广东省副省长、厅长李春生高度重视,要求经侦部门立即联合税务、海关等部门成立专案组,将相关案件列为“飓风38号”专案,开展深入调查。根据厅领导批示要求,专案组以职业虚开骗税犯罪为重点,对该犯罪团伙进行深入排查分析。经查,犯罪利用空壳公司或通过职业中间人介绍虚开专用,假托贸易公司伪装出口骗取国家出口退税,造成国家大量税款损失,影响恶劣。经过近半年的艰作,专案组逐步摸清了相关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作案规律和活动地点。近日,在专案组的统一指挥下,佛山、茂名、东莞、惠州等地警方联合税务、海关等部门开展集中行动,成功打掉多个虚开专用犯罪团伙,范某某、杨某某、周某某等30余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据了解,此次统一行动期间,在与斗智斗勇过程中屡占上风的佛山,也碰到了“魔高一尺”的对手,给警方侦查破案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虚开专用是专业性很强的高智商犯罪,如果犯罪嫌疑人本身是税务工作人员,警方的工作就会比较被动。范某某,佛山本地人,曾是税务部门工作人员,2014年在工作中搭上一家税务中介公司。在对方的下,范某某利用其对税务漏洞的了解,大量收购他人空壳公司,同时采用少部分真实贸易的方式去其他虚开犯罪,增加税务部门和机关的侦查难度。

  “范某某曾在2015年因行贿罪被1年、缓刑2年,但他仍在缓刑期间就疯狂作案。”办案介绍。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逐步掌握了范某某的犯罪事实和活动规律,在最后收网阶段将其与30余名同伙一举抓获,并打掉虚开15个,查获涉案电脑、税控盘、专用、假公章、假合同等书证、一大批,彻底摧毁该特大虚开专用犯罪团伙。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此次广东警方严厉打击虚开骗税案为各大、中、小企业敲响警钟。那究竟何为虚开专用呢?

  刘志耕介绍,虚开是指违反国家税收征管和管理,不如实开具、骗取国家税收、使国家造成损失的行为。虚开包括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四种情况。实务中有两种虚开骗税的情形,一是虚开专用骗税,二是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骗税。具有下列三种行为之一,都属于虚开专用骗税:一是没有实际货物购销或者没有提供或接受应税劳务而为他人、为自己、让他人为自己或介绍他人开具专用的行为;二是虽有货物购销业务或提供或接受了应税劳务,但为他人、为自己、让他人为自己、介绍他人开具数量或者金额不实的专用;三是虽实施了实际经营活动,但让第三方为自己开具专用。

  “虚开骗税案的危害极大”,刘志耕表示,虚开专用犯罪属于严重的经济犯为,不仅了国家税收制度,造成国家税款的大量损失,损害国家发展的财政根基,而且还严重了国家税收正常的征管秩序,影响了经济社会的健康和有序发展。同时,虚开专用犯罪通过非法手段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在经营活动中公平竞争,损害社会公平。

  早在1995年,我国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将虚开专用犯罪写入了《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专用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第205条吸收了《决定》的基本内容,明确了“虚开专用罪”。

  《刑法》第205条:“虚开专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财产。单位犯本条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除严厉的法律外,我国一直对虚开专用案保持严打态势。广东省通报,仅广东一省今年1至8月份,全省机关共破获虚开骗税案件270余,依法呈批职业虚开骗税犯罪嫌疑人190余名,直接国家税款损失近4亿元。

  尽管长期以来,我国对虚开专用行为一直采取的是严管、高压、重打姿态,但在现实生活中虚开案仍多发、高发,并且虚开金额越来越大、涉案企业越来越多、涉案地域越来越广、作案手段越来越诈。刘志耕表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利益的太大,而违法违规成本又相对太低,以至于尽管为取得这方面的利益有很大的风险,甚至可能付出很大的代价,但由于其耗费人力少、投入成本低、盈利短平快,所以总是有胆大妄为者愿意为之冒风险、愿意承担代价。他进一步分析,这说明我国目前在相关方面至少还存在四大问题:一是说明一些的意识和自觉性还有待加强;二是对的管理制度还不严密、不完善,还有可钻;三是对虚开专用的处理处罚不重、违法成本不高、承担风险不大;四是一些为牟取暴利不仅犯法而且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甚至是各类犯罪中最疯狂的。

  面对疯狂的虚开专用犯罪,刘志耕认为解决目前高压之下高发态势还需多方努力,“总的思是预防为先、防管结合、多措并举、协同作战、绝不姑息”。他提出了六点具体:

  一是要适时健全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尽可能从源头上杜塞各种漏洞,让犯罪找不到或很难找到实施虚开的空隙,就是偶尔找到了,但马上又被封死,这才能从真正意义上起到防患未然的效果;

  二是要从法律制度的设计上加大对虚开的法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和违规风险,让犯罪得不偿失、闻险丧胆、知难而退;

  三是在全社会加强纳税意识的宣传和教育,强化法制和纳税意识,和一批对税法了解不深和犯罪意志薄弱的潜在犯罪,从大概率上减少虚开的可能性;

  四是加强各部门的协同合作,构建多部门协作、多渠道防范、多信息共享、多方位的立体预防、管控、监督和预警机制,让犯罪时刻置身于全方位立体网络的之下,处处受限、无从下手;

  五是加督检查力度。目前“金三税控系统”的全面上线是对发现和预防虚开专用最有力的帮助和支持,各地各级税务机关不仅要做好宣传,而且更要充分利用并发挥好“金税三期税控系统”大数据对比分析的强大功能,要以“金税三期税控系统”取得的实际成效在全社会对犯罪起到作用。另外,对“金税三期税控系统”使用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或漏洞一定要及时汇总和反馈,以便对“金税三期税控系统”及时完善和升级;

  六是一定要从重、从快、从严打击各类虚开的违法犯罪活动,要打得让犯罪不敢再越雷池一步,打得他们失去这方面的念头。

  最后,刘志耕表示,解决虚开专用犯罪非一朝一夕之功,要做好长期的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