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地方”地方存在的意义

2017-12-08 16:12

  的地方(Local government) 是由各州管理,并且在由,州以及地方构成的行政体系中处于最底端。与美国和等国家不同,的地方只有一个层级,即council,没有美国和等国家在地方分市(City), 郡(County) 以及 市郡联合(City-County government)多个层级的划分。 只有一级地方,但是地方的名称五花八门。

  尽管对各地方称为各有不同,但各地方的职能基本一致。联邦没有明确的提到地方地位,但是在各州的中对地方的权责有明确。在地位上,地方相等于州的一个部门。

  Council 对很多人来说是比较陌生的机构,如果我们忽略地方在联邦体系中的重要性,这会给华人特别是新移民尽快融入社会增加不小的难度。下面我们将从两个角度来谈地方的重要性—— 地方与的关系以及与政党的关系。

  根据第一份关于社区对地方态度的综合研究,相比较或州,大多数人更重视地方。近期,悉尼科技大学的研究团队调查了2000多人的统计代表性样本,以找出为什么地方很重要。这一重要的社会研究展示了社区重视地方的方式和原因。

  当提到各级中谁最能做出与当地社区密切相关决策时,有75%的受访者选择地方,相比之下,16%的受访者选择州, 选择的仅有2%。这反映出的一种看法,即最接近的是最了解意愿和当地社区需求的。

  各个地方雇佣了近20万人(大约相当于在联邦公共服务部门工作的人数),这20万人分布在不同岗位为提供公共服务。在的60个地方区域,地方是最大雇主。

  同时也不要怀疑人们对地方的了解。研究发现,85%的人正确地说出了他们当地的名称,50%的人可以说出他们的市长。

  传统上,地方提供许多基本服务:从道和道养护到供水和污水,社区设施,如游泳池、公共大厅和图书馆、养老设施、雨水排放系统、废物管理、自然资源管理和应急和灾害响应和救济,地方均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些基本服务往往也是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认为相当重要的服务。

  从下图(地方各项职能重要性评价)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地方所提供的这些基本服务都有很高的评价,有超过5成认为这些服务非常重要。

  但是认为地方的职能不应仅局限在这些基本服务,更多的人希望地方能够承担更多样化的服务和职能并且负责当地社区的各项活动,其中最重要的是对当地社区未来的规划。

  而且,不只是想要实实在在的东西,如垃圾收集和当地的游泳池——他们更想要的是一种对社区的归属感。希望地方能够提供举办一些活动或者提供一些服务,能够帮助建立这种归属感。

  而且,地方不仅仅是州左膀右臂,代表州向社区提供基本服务。人们很关注当地的代表性,即地方的领导团队是否能够真正为他们所需所想而服务。

  所以,非常在意在地方上管理他们的人能力和决策水平,因为,这些能力和决策会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

  由拜伦·皮尔斯(Byron Pierce)创造,并由美国传奇人物奥尼尔(Tip O’ Neil)普及的这句名言,现在已经成为一条普遍适用的真理。

  赢得选举是政党的目标,而赢得选举的关键是施政。好的施政能够帮助政党吸引更多选民将选票投向本党,从而赢得。

  上文提到对地方有着很高的期待和评价,如果政党所推的市长人选及其团队能够在地方这一层级上有良好的施政,获得较高的满意度,对其政党在未来中的选情会有很大帮助。

  这里大家会问为什么会有帮助?悉尼科技大学选举研究学者江亮(Liang Jiang)的论文发现「共识」(Valence Politics) 投票模型对联邦选举结果有著很好的解释力。

  共识投票理论的主张是,由于选民都是的动物,所以投票行为应该不论选举的规模,背景,甚至国家,应该有一种类似的行为模式。在实际的运作上来说,结合了过去的投票理论,共识模型强调三项投票行为的决定因素是:

  前面两项因素乃是基於过去的研究,所以大家比较熟悉,也很容易了解,至於共识议题(Valence Issue)是指什么呢?

  刚刚说到,共识的概念是希望找到一种模型能解释各种选举,而共识模型之所以能超越时间,空间的差异,关键就在找到「共识议题」。

  按照江亮的主张,共识议题必须是绝大部份选民都认为重要,并且有着共同立场的议题。举例来说,大家都觉得失业率问题很重要,而没人想要看到失业率升高。

  所以如果在某次选举中,失业率被大部份选民(过半数以上)认为重要,加上绝大部份的人都想看到失业率下降,那麽「失业率」议题就可以被视为该次选举中的「共识议题」。

  再举一个例子来说,2016年联邦选举,传言党赢得后会大幅砍掉Medicare 的预算,而工党针对这一议题主张Save Medicare,大部分选民会认为Medicare很重要,而大部份的对这个问题所採取的态度是希望能Save Medicare,那这一个「Medicare」问题就就可以被视为是该次选举中的「共识议题」,而选民投票也因此会基于一个政党或者候选人在这一个问题上表现出较佳的能力来做决定。

  从下图可以明显的看到,地方的共识议题基本上涵盖所有地方的基本服务,其中也包括地方可以通过政策影响的事务。

  因此,选民不仅会考虑政党、政策立场,更会对候选人对这些关键议题上的处理能力以及表现加以考虑。如果地方的市长以及团队在这些议题上有良好的表现,获得当地的认可,不仅为未来顺利连任甚至更进一步角逐州或者联邦创造有利条件,更会给所属政党的未来选举产生加分的效果,吸引更多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的支持。

  此外,任何有志参政的华人来说,参与地方是很好的起点。通过参与地方,可以锻炼能力,塑造良好形象,可以与互动接地气,深入了解社区和选民的想法,可以说参与地方犹如参加了一所培训学校,这段地方的历练会为华人今后参与州或者联邦奠定基础。

  但是地方的仍然存在问题,其中市长和议员的代表性就受到质疑。当议员、州和的们发表胜利时,他们要声明他们将为他们的选民工作并代表他们的所有选民并不罕见。但很难想象,党的会积极地代表他们中低收入者的和需求。

  而且,我们选出的议员往往就关键政策问题——同性恋婚姻、劳资关系、移民、铀矿开采或住房密度增加——站在与其政党相一致的立场,而不是代表的立场。

  正如2016年人口普查显示的那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文化。然而,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内部的这种多样性。缺乏多样性在地方层面上更明显。政党需要考虑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吸引更广泛的候选人。一旦有更多代表不同文化、性别、种族的候选人组成地方,地方是最接近人民的说法才可能真正成为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