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文言虚词难我们来换个角度来理解

2018-06-29 18:46

  当人类对客观世界有了一定的实在后,因为独特的大脑构造,就开始去思考这些实在之间的联系了。比如怎么把“书本放在桌上”这句话通过比划手脚传达给其他人呢?书本、桌子、放都可以通过实物或动作来展示,而“在”字在客观世界中无法找到与之相对应的实在物体或动作,因此只能通过在语言中创造出一个符号(就是词)来代替,它不是实在存在的。

  代替实在的词叫“实词”,那么代替不实在的词我们就叫它“虚词”了。

  虚词可以将这些实在联系起来,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表达信息,这种作用也就是定义中的“语法意义或功能意义”。

  定义是“表示名词、代词等与句中其他词的关系,在句中不能单独做句子成分。”一般用在名词,代词或名词性质的短语前面,和这些词合起来组成介词结构,以表示所处、时间、状态、方式、原因、目的、比较对象等的词。

  前文的“在”字,它就是表示书本与桌面之间的实际关系。简单地来说介词就好像租房中介,让房东和租客通过它连接了起来并产生了实际的租赁关系。

  是“用来连接词与词、词组与词组或句子与句子、表示某种逻辑关系的虚词”,也是起连接作用的,但连词并没有让连接的主体产生实际的关系。连词可以表并列、承接、转折、、选择、假设、比较、让步等关系。

  比如《醉翁亭记》“ 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中的“于”字就是介词,它阐明了“亭”和“泉”的关系,就是亭子靠近在酿泉的旁边,而不是亭子在酿泉的中间。

  而《劝学》中“蟹六跪而二螯”中的“而”字,它是连词,只是告诉大家螃蟹有六条腿,两个大钳子。至于腿是长在钳子的前面还是后面,还是下面,作者相信我们都吃过大闸蟹,就不必说了。所以“而”字连接的“跪”和“螯”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没有说明的。

  当然,连词所连接的对象之间没有实际的关系,但是虚拟的关系还是有的,也就是前面定义中的“逻辑关系”。

  这些所谓的逻辑关系跟虚词的”虚“是相似的概念,你看不见的,只能通过脑子去想。

  比如《劝学》中“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的表递进,“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的表转折,“吾尝终日而思矣”的表修饰等。

  因此判断一个词是介词还是连词就看它是否说明了所连接的对象之间的实际关系。

  “副“字就很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它不是主角,它只是主角的副手而已。是用来修饰、动词或形容词,表示时间、频率、范围、语气、程度等。副手的工作就是协助一把手干好工作,放在句子中就是起修饰作用的。它与同样是起修饰作用的形容词的区别在于副词的形容是“虚”的,是无法直接到的。

  比如说一个人“漂亮”,那我们肯定能想到这个人必定是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的。但是说“非常”漂亮,那这个标准就不好把握了,眉毛到底多浓,眼睛到底多大算“非常”,就只能靠大家自己去想了,无法让人产生实际而具体的了。由于副词在考试中极少考查,知道什么是副词就可以了。

  这个“助”字就已经说明了它只是个助手,连副手都算不上,就相当于演艺界的“跑龙套”。跑龙套的大多是没有台词的,因此助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仅没有实际意义,连虚拟的意义也没有。龙套没有台词不意味着没有价值,助词没有意义也并不意味着没有作用,它的作用就是典型的“功能意义”。

  《陋室铭》中”何陋之有“的“之”则是宾语前置的标志,不用翻译,仅仅是为了宾语前置的结构服务的;

  增强语气我们平时说话大声点就行了,还咋翻译,因此助词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用翻译的。

  含义就不用多说了,是表示语气用的,也是没有实在的意义,但是却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少了语气词可能对一句话的理解就会南辕北辙。

  小明对小华说:“我们去看电影吧?”,小华回答:“我去,不去!”。请问:小华去看电影吗?

  小华回答中的第一个“去”就是语气词了。你要理解错了,就得多花一张影票的钱了。

  当然,在文言文考试中并不会出现这样恶搞的题目,只会考查我们生活中常用的一些语气,如疑问,反问,感叹等。

  《大纲》要掌握的是18个虚词:而、 何、乎、乃、其、且、若 、所、为、 焉、也、以、因、 于、与、则、者、之

  虚词用法是多变的,哪儿需要它们,它们就去充当某种角色,所以一个词会有多种词性,甚至有时会跨界去充当实词,上文“之”字的用法就囊括了代词、助词、动词三种词性。

  而这些用法分类是我们记忆的重点,而要记住具体意义是很难的,因为虚词的具体意义,要放在句子的语境中灵活理解。

  要想更好地识记理解虚词,在记忆时要注意结合经典例句,尤其是课本中出现的相关句子,多经典文言文选篇,在课文的同时记忆文中句子中虚词的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