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上过战场却被封为开国十大元帅被毛称为党的眼睛戴笠被骂白痴只

2017-10-13 14:17

  较之他的对手,名声在外的戴笠,他默默无闻,直到他被授勋国十大将军时,别人才知道他的功绩!

  他曾在“国统区”做电讯情报工作,屡出奇招,让戴笠防不胜防,处处被动。

  他一直默默无名,但却是每一个地下党的人员的。被封为十大元帅之一,才为外人所知。

  而当时毛的只有5万大洋。曾多次10万元捉拿他,但始终连他的影子也见不着。

  1930年的一天,在上海的消息传出,事情紧急,他负责离开离沪的消息已经被获悉,并在各大车站、码头严加,要想安全离开,几乎不可能。

  而且,当时他正在中统机构做卧底,绝不能身份,不能让人知道他跟有任何联系。

  一周后,他让坐在一辆坏了的车里,把车停在一条事先计划好的中间,让司机下来修车,自己站在旁边抽烟。

  安排停当后,不一会儿,几辆警车呼啸着冲了过来,向那辆停在中间的车狂按喇叭。

  警车停下后,跳下来一个模样的人,走到他面前叫道:“赶快走开!再不走毙了你!”

  他不慌不忙转过头来,那人一看,连忙换上了一副笑脸说:“哎哟,是老师啊,幸会!幸会!”

  此人名为邢子春,是上海局刑侦队的队长,早年在上海无线电培训班学习过,是他的学生。

  他说:“哎呀,我就是徐老板(中统局局长徐恩曾)专门派来这个的,把他交给我吧,不用麻烦你跑一趟了。”

  邢子春一愣,有点不相信。他继续说:“我知道你抓这个人出了很大力,放心吧,我会向徐老板禀明你的功劳,把你调到中统局里来,比呆在局强多了!”

  和地位是最好的诱饵,邢子春一听这话,立刻答应了,一个劲儿地感谢老师的栽培。

  最后,他装作很随意地说:“我有个亲戚要去武汉,准备把他送去车站,谁知道车子坏了,不知道有没有空帮我送送?”

  就这样,坐上了上海局刑侦队队长的专车,一畅通无阻,安全抵达了武汉。

  李克农是安徽巢县(今巢湖市)人,曾担任《国民日报》副刊编辑,1926年加入中国,和潘汉年一道创办过《铁甲车》及《老百姓报》,此时的他已是中央特科的一员。

  中央特科即中国中央特别行动科,是一个情报和机关,由直接领导,李克农能成为其中一员足以说明其能力。

  李克农在一个秘密据点里——简陋的旅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正是接头的暗号。

  他一看密信,怔住了: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顾顺章,在武汉获后,要到南京面见蒋介石,并要亲领CC,将中央机关和在上海的中央领导人一网打尽!

  可不巧的是,这天是星期六,不是接头的日子。找不到陈赓就无法向中央报告这个十万火急的情报。

  他的时候到了,他必须自己镇定下来冷静的思考,不知不觉汗珠已顺颊而下。

  他和陈赓火速见到了。立即召集中央有关领导,决定采取断然措施,把顾顺章知道的所有信息全部掐断或作废。

  陈立夫等人立刻奔往上海,顾顺章带着陈立夫、徐恩曾如饿虎扑食般向目标扑去。

  蒋介石在南京坐等喜讯,结果却是个多彩的肥皂泡。他恨恨地骂了声:“娘希匹!”

  李克农的功劳是不用说的,思维敏捷,行事果断,危急时刻能够保持冷静,使得一批人安全撤离上海,

  这批人有:、、瞿秋白、王明、博古、、、陈赓、、、李维汉等。

  五分钟,如果李克农接到消息的时候犹豫五分钟,如果在找陈赓的上歇息五分钟,你我或许都将不复存在!历史将会被改写!

  毛外宾时,曾自豪地向外宾介绍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只不过是的。”

  李克农在担任期间,可以说是都在演戏且演技非常精湛,作为特工,虽然不需要到前线去带兵打仗,可他和前线的士兵一样,随时都有可能。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他掌握着许多敌我双方的保密信息,这些信息关乎着双方的存亡,一旦身份被发现,必死无疑!

  所以对于李克农来说,即使每天都如履薄冰也要稳如泰山,面对不同的人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不能被对方发现任何可疑之处,需要慎之又慎。

  有一次,延安派过来一个女同志,性格活泼,跟谁都聊得来,但由于年轻,缺乏安全意识,经常跟别人掏心窝的聊。

  后来李克农碰到她就跟她聊了起来,果然,她什么都说,最后李克农说了句:“我是的”就走了。

  李克农深入内部数十年,从未出过差错,为前线提供了众多至关重要的线索,立功无数,靠的就是极强的性和如入化境的演技。

  曾言:若是没有戴笠,其历史将会重写;若是没有李克农,历史亦将重写。

  从1918年投身开始,李克农当过编辑办过报,参加过长征也协助过、等同志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他走过的传奇而又布满荆棘。

  1955年9月,56岁的李克农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李克农凭着他高超的特工技术依然可以让闻风丧胆,包括最神秘的戴笠却连他的影子也摸不着。

  可惜,就是这样一位对作出卓越贡献的将军却于1962年2月9日因脑软化在协和医院逝世,

  军内齐悲,董必武也曾为其赋悼诗,毕其功胜于唐太前之房玄龄,秦汉之谋士李左车,并慨叹天不遗老,英魂早逝。

  传言,李克农将军逝世的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欣喜若狂,为了庆贺少了一个强有力地对手特放假三天。

  凭着对事业的赤胆忠心,李克农深入龙潭虎穴,为的安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功绩永远铭刻于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