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艾滋病感染者共同生活12小时 她说:他和我们没什么区别

2017-11-19 05:54

  小熊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从小看父亲酗酒家暴,母亲离家出走,童年的非常不幸。进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对中年男性好感不断,最后感染上了艾滋病。

  她叫马兰心,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医者,现在是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学生。她认为医者有自己的,宣传正确的艾滋病知识就是其中一项,于是她成为了一名防艾志愿者。

  每年3月1日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设立的“艾滋病零歧视日”。为了落实《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在岳麓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长沙市青彩防艾志愿者服务中心的共同组织下,艾滋病感染者小熊和志愿者马兰心共同生活了12小时,引起社会的关注。

  小熊今年22岁,从小成绩优异,现在在湖南某重点大学上学。如果不是染上艾滋病,他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信心,如今却是每天不已,怕自己的病情被人知晓,更怕来自社会的各种歧视。

  小熊来自湖南一个偏远的农村地区, 因为父亲经常酗酒家暴,母亲不了便离异改嫁他乡,他从小跟着父亲一起生活。

  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后来考上重点大学,小熊一直是同学和师长眼中的好学生。可后来他却慢慢发现自己与其他学生不同,竟对中年男性有强烈好感。

  大一时,通过身边朋友介绍,小熊下载了某男同社交软件,并认识了学校附近一个叫“刘哥”的中年男子。在网上聊了近半个月后,两人都感觉很好,于是他们约定见面 。

  见面的时间在晚上,“刘哥”特有的儒雅,以及点滴间透露出对自己的关心,让小熊这颗从小缺少家庭温暖的心产生了波动。他们聊到了很晚,然后去附近酒店开了房。因为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小熊没有采取安全措施。

  半年后,小熊参加某公益机构举办的一次艾滋病, 了解到艾滋病的相关知识后,小熊想起自己的经历,随后去疾控中心做了检测,结果为HIV“阳性”,被确认为感染艾滋病。顿时,小熊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灰暗,每天处于担忧中。

  “参加这次的活动,是希望更多人知道艾滋病如何预防,不要再我这样的不幸。”小熊坦言。

  近日,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提到:青年学生感染人数增加较快,已经成为受艾滋病影响的重点人群。

  “大学生确实正在成为艾滋病的‘重点人群’。”据长沙市岳麓区卫计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截止到2016年底,累计报告岳麓区的艾滋病病人(感染者)500余例,其中青年学生将近100例。

  “在我们的工作中,发现很多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是因为对这个病种的了解不够,缺乏防范意识。”长沙市青彩防艾志愿者服务中心主任向小寒表示,同样让他们忧心的是,社会依旧比较歧视艾滋病人。

  向小寒告诉记者,与艾滋病疫情在大学生群体中的蔓延情况形成对比,目前高校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积极性不容乐观,而大学生群体对艾滋病防治知识知之甚少,对感染者的歧视依然存在。

  “我们从一周前开始征集参与活动的学生志愿者,最后仅3人咨询。最后愿意参加活动的,还是有着医学背景的马兰心。” 长沙市青彩防艾志愿者服务中心副主任表示,本次活动提前一周在青彩官网、岳麓区疾控中心和相关专业网站、QQ群、微博等平台发布了招募志愿者的信息。但截止到活动开始前1天,报名的人数仅为3人,其中2名学生在活动开始前也因种种原因退出了本次活动。

  “我本身就是青彩防艾的志愿者,同时作为一名医学生,在学校时听过一些专家的,得知艾滋病人其实和正一样,正常的社交行为是不会的。”马兰心坦言,作为一名医者,在今后的就业中自己可能会面临艾滋病病人,所以希望通过这次活动,了解他们真实的生活。

  “做了近1年艾滋病防治志愿者,但真正面对一个同样也是学生的感染者还是第一次,难免内心会紧张。”虽然决定勇敢参与活动,而且做了很多功课, 但马兰心仍有些忐忑。

  2月27日早上6点多,马兰心就给活动的负责人打了3个电话,仔细地咨询见面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上午8点10分,马兰心来到小熊所在学校的校门口,此时小熊正在赶来的上。等待了10多分钟后,穿着衬衣和牛仔裤,踩着运动鞋的小熊到了。他和其他大学生没什么区别。马兰心笑着打了个招呼,并上去和这个看似有点腼腆的大学生握手,拥抱。那一刹那,小熊表现得略微不安,而有些。

  此后,两人开始12小时的“生活时光”。“艾滋病只有母婴、血液和性,日常生活没有问题。”马兰心和小熊的第一站是校外的早餐店,他们一起吃了早餐。

  “公共场合中,不用戴口罩,也不需要戴手套。”上午9点30分,两人一起乘坐公交车,准备去黄兴南步行街逛街。穿行在长沙最热闹的地方,两人还分别为对方参考,购买日常用品。

  11点40分,他们在司门口附近的电玩城打了半小时电玩,中餐则在五一广场某商场吃的湘菜。

  下午2点40分,马兰心和小熊一起来到教室, 听了一节他的专业课。4点钟下课后,他们又一起去校外网吧上了一会网。“其实他们和我们的生活完全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联系过,我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感染艾滋病的大学生。”马兰心告诉记者,一起用餐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使用公筷。

  “唾液里面含有艾滋病病毒的数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除非一次性喝下一个艾滋病感染者5升的唾液,才有可能感染。”向小寒告诉记者。

  活动结束后,记者采访了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罗丹教授,她有着多年艾滋病研究工作。“艾滋病和流感一样,仅仅是因病毒进入人体后感染的一种疾病。”罗丹教授解释,艾滋病往往被社会认为与“性”、“男同”、“吸毒”等挂钩,从而带来了严重的社会歧视。而艾滋病人因为担心隐私泄露和来自于社会的歧视,普遍面临着较大的心理压力。

  此次活动的两名参与者均是大学生,不管是被感染的学生还是没有被感染的学生,他们在生活、学习以及将来毕业了参加工作上,都是和大家一样的。艾滋病仅仅是一种疾病而已。罗丹教授也呼吁社会不要歧视艾滋病人,艾滋病病毒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